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小鱼儿二站高手坛 > 正文

刘德华“儿子”消失24年终于被找到:怕什么鬼带你看看人心!

2022-03-30 

  还记得刘德华拍的电影《失孤》吗?在为数不多的关于拐卖儿童的影片里,范儿一直对这部戏印象深刻,因为拍的太写实,幕幕泣血,真的是每一个场景都往观众心里戳。

  人们看到影片中的刘德华,一次次地寻找儿子未果。从一次次的心怀希望到失望,再到情绪崩溃,几乎都是流着泪看完的。

  儿子两岁时,在自家门口被拐卖,从此郭刚堂踏上漫漫寻子路。这一路他报废了10辆摩托车,骑行了50万公里,南到三亚,北到漠河,走遍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

  寻子路上,他还不忘帮助上千家庭找回孩子,而自己也从中年顶梁柱,到了两鬓斑白。

  1997年9月21日傍晚,山东聊城一农村,27岁的郭刚堂结婚三年,儿子郭振2岁5个月零17天。

  因为开拖拉机搞运输,郭刚堂家在当地还算比较殷实,那天他忙完赚了大几十元钱心里还挺高兴,但回家时,看到门口围了上百号人,

  “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想是不是我家小子出意外了,这时一位老人家过来拉着我的手说,郭振被人贩子拐了,要我不要担心,赶快先想办法找孩子。”

  看着在土里跪着不断磕头的郭刚堂,还带着沙哑的哭腔,让乡亲们都哭了,当天晚上发动500人,三人一组,到各个路口、汽车站、火车站去找人,而且当天乡亲们还集资了5万多元,让郭刚堂去找孩子。

  一晃两年过去,花掉所有积蓄,为了找孩子又借了20多万债务,但还是没有找到儿子的郭刚堂,心里极度绝望:

  “孩子没找到,还欠了这么多债,在最扛抗不过去的时候,想到了去让汽车撞死自己,那样家人就可以拿到几万元钱去还债。”

  从此后整整十年,郭刚堂的生活彻底改变,原来的朋友、生活方式基本失联,每天都骑着摩托车开始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的骑着,看到了和他儿子差不多年龄的男孩,郭刚堂都会多看两眼。

  郭刚堂十年跑了30多个省市,跑报废了10辆摩托车,每年出门的时候,郭刚堂摩托车上都装着近两米高的一个箱子,里面装着妻子做的葫芦烙画,这些是郭刚堂出门的钱财。

  虽然,郭刚堂很快从全村里最体面的人,变成了最拮据的人,但这对他来说全然无所谓,他只在乎不管花多少金钱和精力,能把孩子找回来就行。

  郭刚堂说,带来的葫芦烙画,在浙江时,一些好心人说他这样骑摩托车太危险,几个人就将他的所有葫芦烙画全买下了,让他轻车上路。

  “这些年在路上,认识了几十万人,其中有太多的好心人,这些年骑的摩托车,有几辆都是别人送的,在深圳,摩托车车友给我检修了摩托车还给我换了齿轮,怎么给他钱都的不要,离开的时候,还送了我200公里,他怕我从深圳出来会迷路。”

  在河北邯郸,他用公用电话给妻子报平安。老板得知郭刚堂的经历,说什么也不肯收钱。

  不久后,他发现身后有辆小轿车跟着自己。以为自己是被坏人尾随了,心想反正身无分文,便停下车,打算问问对方想做什么。

  “看你车上挂着寻人启事的旗子,知道你是在找儿子。可你的车灯坏了,我就想在后面给你照个亮。”

  他觉得理应把这份善意传递给更多人。他搜集了更多家庭寻亲的资料,把他们打印成长长的横幅,随身携带。

  他不死心,想再检查一下孩子的左脚,因为他知道孩子左脚脚面和小脚趾的位置,有个明显的疤痕。

  2012年,郭刚堂发起创办了天涯寻亲网,2014年筹建了“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和无数有类似经历的家庭抱团取暖。

  每看到自己可以尽一份力量让丢失的孩子和自己的父母团聚,郭刚堂总是心里多了一份慰藉,他深知找不到的孩子的痛苦,他更坚信,下一个,会是自己的孩子。

  总有一些阴暗你永远想象不到,总有一些痛苦你永远体会不到。一个孩子的失踪,摧毁的往往是一个家庭。

  1990年,吴世元带着4岁的女儿和2岁的儿子,乘火车去外地看望打工的妻子,结果2岁的儿子在武昌火车站被人贩子拐走。

  之后两年的时间里,夫妻二人踏遍大江南北,却绝望的发现希望越来越渺茫,绝望之际,在吴家焱被拐两年后,夫妻俩用非常极端、惨烈的方式自杀了。

  在四川绵阳市成绵路的街头,有个修表摊一摆就摆了31年。65岁的韩峰坚持守在那里,期望着被拐的儿子能够沿着记忆的痕迹回到他身边。

  32年前,韩峰跟往常一样出摊,6岁的儿子在一旁玩耍。没一会儿工夫,儿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们一家兜兜转转寻遍了半个中国,希望逐渐破灭。韩峰回到原地,选择了最笨也最无奈的方法——等。

  时光一去三十载,周遭的一切都在改变,路变宽了,楼变高了,韩峰也变老了,只有那个修表摊依旧是30年前的模样。

  成都滴滴司机王明清,自从25年前女儿失踪后,就始终没有放弃过任何一次寻找的机会。

  如今,他每遇到一位乘客,就会像祥林嫂一样,递给对方一张自制卡片,重复不知讲了多少遍的寻女故事,恳求帮他扩散寻女消息。

  寻找15年后,这位精疲力尽严重抑郁的父亲,在大年初三从阳台跳下,留下一张“我只要我儿宋彦智”的纸条。

  几个孩子在店门口玩耍,一个黑衣男子路过,顺手捂着一个小男孩的嘴巴往前走。

  “拐卖这件事,和你学识、资历、家庭背景高低都没任何关系。它只在乎人性底线,而这一点上,你永远低不过人贩子。”

  范儿记得在网上看过一个新闻,有个专门用来买卖孩子的聊天群。进群流程极复杂,条条框框各种限制,人贩子在里面不必潜藏,而是明目张胆的,进行着买卖。

  更可怕的是,甚至有专门的“一条龙服务”机构,为这些通过拐卖回来的孩子,进行“改名换姓”的身份洗白服务!

  我们都知道,每个孩子出生时都会有一张医学出生证明,于是,相当多人贩子和一些不法医院勾结,达成了“合作”,可以替拐卖的孩子做“亲子鉴定”,补办这张至关重要的《出生医学证明》。

  甚至,如果你想要住院分娩记录,他们也能成套操作出来,只需支付五六万元,在这些对话中,刚呱呱坠地的婴儿,俨然演变成了他们交易的商品。

  这些畜生们,他们整天对别人的孩子虎视眈眈,他们根本不在乎这种花钱买来的“快乐”,是建立在了多少人的悲惨余生上。

  还记得这个面相凶恶的女人吗,叫陈莲香,两年拐卖46名儿童,还害死了两名。

  “不就一个孩子吗?丢了再生一个啊!而且我又不是什么孩子都拐,也就是看着得健康,质量好,卖的高价的才要。”

  “好哄的就骗,机灵的就抢,实在不听话的就打晕带走。反正只要趁着大人一时疏忽吧,都能得手。”

  “那孩子哭声太大,差点把人招来,我那个同伙怕惹事,就把孩子丢河里了。这是他干的啊,不是我干的。”

  这些猪狗不如,挨千刀死一万次,下地狱都不解气的牲畜,难道不知道孩子就是父母的命吗!!!

  最悲惨的是那些被贩卖给职业乞讨团伙的儿童,他们硬生生地被扭断腿脚,浇上硫酸,药成哑巴,被迫上街乞讨挣钱,最后不知所踪。

  每当在大街上看到那些身体残缺不全的儿童在乞讨,毫无疑问都是埋藏着数不尽的罪恶。

  如果孩子失踪,不管是被拐、迷路还是离家出走,第一时间报案。失踪的前24小时都是找回孩子的黄金时间!不需要等待24小时,不要浪费黄金时间!

  截止到2019年9月17日,团圆系统共发布儿童走失信息4228条,找回4150名儿童,找回率为98.2%。

  你看,拐卖儿童这件事,真的牵动着千家万户,我们转发人贩子的照片,要求人贩子重刑,是因为我们是真的真的很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回到父母身边,每个人贩子都能受到法律的制裁。

  看完文章的你,希望文末点个“在看”,并分享转发扩散出去,警惕更多家庭。坚决和人贩子的恶势力作斗争,不让他们得逞。

  差点忘了说,上面提到的「团圆系统」已接入淘宝、支付宝、百度搜索、腾讯QQ等多个我们常用的APP。可以的话,希望你打开这些APP的消息推送,如果你恰好有线索,可以联系推送里发布的电话,更有效地出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