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小鱼儿二站高手坛 > 正文

又一家健身房关门!发卡没备案、日常没监管我们找到4个部门都能

2022-01-28 

  在10月13号的时候,健身房贴出告示,说这栋楼安全有隐患,这个健身房要关了。一位钱经理信誓旦旦,说我们这些会员以讹传讹,自以为是,11月30号之前肯定给到我们。

  我当初是按照每个月80元的会费,买了5年的预付卡,现在退的线元退。我们还有一些会员,是每个月100多元买的,也只有退30元。就是非常过分,现在老板就说自己没钱!

  感受一下 你们这些会员以讹传讹、自以为是!11 月30号前给到你们! 老板说这是按照他身上所有的钱,加在外面借的钱在一起,所有的钱了。如果按照合同的话,很大一批人都拿不到钱,他已经没有钱了。

  他说他没钱了就没钱了?我对这个说法有异议的。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去查下。他收了那么多的会费,现在登记在册要求退卡的有1300多人,几百万收进去,现在这样只要赔几十万就够了!要去查是不是存在恶意诈骗和合同诈骗。

  如果它有游泳项目,那么我们有一个执法的抓手,就是当事人未经批准擅自经营高危险性体育项目。我们今年5月的时候也去处罚过。

  如果健身场所已经关闭了,我们受理之后,还是要抄告给主管部门,也就是要抄告给体育局去进行处理的。

  教育培训机构、美容美发机构、健身会所...突然关门、卷款而逃,我们说了一次又一次,可结果,总还有n+1次在发生。

  今年,上海专门出台了《单用途预付卡管理规定》,很快又配套了《实施办法》,对不同领域的预付卡违法经营活动,可谓规定得细之又细——什么领域,谁监管、谁执法;开着的时候,谁管什么;关门的时候又该怎么做;目的就是希望能将预付消费卡管起来、管好些,让消费者正常消费,被套路的情况少一些。

  可在实际运作中,我们却发现了不少问题,基层也听到了不同声音。比如,按照“谁发证、谁主管”的原则,教育培训机构的行业主管是教育部门,可教育部门并没有执法力量,执法这块就交给了市场监管部门。可事实上,在日常监管中,市场监管部门并不掌握培训机构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是否拿到了相关许可,一旦与教育部门之间没有建立起良好的沟通机制,就会让条例无法落地。

  再比如,这次的健身会所关门事件。理论上,是由各区体育局做好日常监管和动态巡查预警,可体育局的人手根本无法做到日常巡查,自然就掌握不了是否备案发卡,文化执法大队更无从查处。最后,消费者要么耗费人力物力去打官司、要么一句自认倒霉、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