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小鱼儿二站高手坛 > 正文

浴血三八线主席电示:先越过三八线再撤回彭总反对:不应放弃已夺

2022-01-11 

  一段时期以来,坊间有一种错误的观点,认为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结束后,是主席从大局角度出发,不顾彭总反对,坚持让志愿军以疲惫之师发起第三次战役,待突破三八线后再行休整。这个观点正确与否,其实只要研读一下当年北京与志愿军总部间往来电报,便可以得出结论。

  1950年12月8日,彭总发给北京及东北军区的电报原文是:“下一战役十六、七号开进完毕,十八、九号可开始攻击,估计月底可结束。如能歼灭伪一、六两个师、美二十四师、骑一歼或给以歼灭性打击,我即将越过三八线,相机取得汉城。如上述敌人不能消灭,或给以歼灭性打击时,即能越过三八线或取得汉城亦不宜做过远南进。因过远南进驱退敌人到大邱、大田一带,增加以后作战困难。故拟在三八线以北数十里停止,让敌占三八线,以便明年再战歼灭敌主力。”

  也就是说,彭总设想在三八线以北发起第三次战役,如果进展顺利,就越过三八线。但这个时候,美军决策层已决心在朝北实施战略总退却,将兵力收缩到三八线以南。与此同时,美国在国内开始实施战争动员,大有誓死打到底的架势。为争取喘息时间,美国还在背后策动印度等国出面,搞了一个战争各方就地停火的“十三国提案”。

  这些重要情况,很快便被北京掌握,并于12月11日电告彭总。两天之后,即12月13日主席发出那封被广泛引用,被一些人错误地作为轻敌冒进依据的电报,其主要内容如下:

  “彭,并告高:十二月八日十八时电悉。(一)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是很大的不利。(二)此次南进,希望在开城南北地区,即离汉城不远的一带地区,寻歼几部分敌人。然后看情形,如果敌人以很大力量固守汉城,则我军主力可退至开城一线及其以北地区休整,准备攻击汉城条件,而以几个师迫近汉中流北岸活动,支援人民军越过汉江歼击伪军。如果敌人放弃汉城,则我西线六个军在平壤汉城间休整一时期。(三)明年一月中旬补充一大批新兵极为重要,请高抓紧准备……”

  从这些电报可以看出,主席和彭总均认为必须打第三次战役,而且战役结束后,必须让志愿军转入休整。在战役究竟是在三八线以北打,还是在三八线以南打的问题上,因为美伪军仗着机械化优势逃跑速度贼快,到12月13日已无任何选择余地了。

  在这种情况下,彭总于15日回电:“决定以6个军向开城、涟川、金化线攻击前进,求得在汉城、原州线以北歼灭一部美伪军,得手后再看情况而定。”从这封电报看,彭总对第三次战役打过三八线,并不存在任何异议,而且当时苏联驻朝大使及朝方,也是这样强烈要求的。换句话说,涉事的中、苏、朝三方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高度一致。完全不存在彭总反对,但却被主席“硬逼”勉为其难挥师南下之事。

  12月22日,彭总上报了第三次战役计划,其中提到,“请人民军第5军团及第2军团一部由杨口、麟蹄、阴阳里、富平里向东西伪1、2军团接合部攻击,得手后相机向洪川攻进。”对于这一部署,主席却有着不同意见。他在12月24日的回电中称:“目前伪军及美军一部在三八度至三七度站住脚跟,组成防线,对我军各个歼灭该敌最为有利。目前伪军集中于我有利,分散则于我不利。因此不但我军于此次战役后收兵休整可以向后撤退一步,使伪军又能集中起来,构成防线,以利下一次攻击,而且对原定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深入敌后分散敌人兵力的计划,值得重新考虑。该两兵团在此次战役后暂时同志愿军一同休整,不要南进,待下次战役后再行南进,似较适宜,究应如何,请你斟酌。”

  如果说这封电报还只是商量的口吻的线日,主席在给彭总的电报里,正式否决了彭总安排。其主要内容如下:

  (二)在此次战役结束后,全军主力(包括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均应撤退至利于休整的适当地区,休整一个月至两个月……为春季作战进行充分的准备工作。

  (三)现在的形势和十一月间的形势〔相比〕已经改变了,十一月间决定派人民军两个军团深入南部的计划,现在应加改变。现在敌人在三十七度至三十八度之间构筑防线,是有利于我军各个歼击的。美军主力守汉城区域,其一部守浦项釜山区域,在这两者中间,直至春川江陵之线则是伪军九个师,这样,就使我军能够不要走很远的路便能找到伪军及一部美军作战,而各个歼灭之。因此,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如果现在插入南部,威胁敌人后方,就有分散敌人,使敌人变更部署,不敢在三十七度以北地区建立防线的可能,而汉城美军则有放弃汉城集结大田大邱一带的可能,这样,将使我军作战发生很大困难,不易各个歼灭。因此,不但人民军二、五军团现在不要深入南部,而且全军主力(包括人民军)在此次战役后,应当后退几十个公里进行休整,使美李两军感觉安全,恢复其防线,以利我军春季歼敌。此点要使朝中两国各主要干部充分明了。

  (四)战争仍然要做长期打算,要估计到今后许多困难情况。要懂得不经过严重的斗争,不歼灭伪军全部至少是其大部,不再歼灭美英军至少四、五万人,问题是不能解决的,速胜的观点是有害的。”

  这封电报充分说明,早在第三次战役酝酿阶段,主席就对战争的长期性及志愿军所面对的困难有着充分而又清醒的认识,绝非像一些说法说的那样。

  不过,彭总在12月28日给主席的电报中,却认为:“如能歼灭伪军两三个师及美军一部,估计敌人不仅不要三八线,还有可能弃守汉城,退守南汉江……在部队中动员,强调越过三八线的意义,占领三八线后,又不要三八线还需一番解释……从战术角度而言,我应占据三八线和三七线之间有利地形,利于下次作战。”

  也就是说,主席认为越过三八线再打一仗甚有必要,但战役结束后,必须大踏步后撤休整相当长一个时期,是否继续占据三八线以南的土地,是个无所谓的事情。但彭总却认为,打过三八线再撤回来会影响部队士气,所以夺来的土地不应轻易放弃。

  12月30日,也就是在第三次战役发起头一天,志愿军6个军和已经进入进攻出发位置了,主席复电同意了彭总的意见。

  第三次战役,无心恋战的美伪军一触即溃,不仅丢掉了汉城,而且撤至三七线附近重新建立起了绵亘的防线。因为汉城易手,我方阵营一片欢呼,而敌方阵营争吵加剧。但是,美军利用国力和现代化后勤体系,迅速完成了部队整补,在第三次战役结束后不到20天,就对志愿军发起了全线反扑。滞留在三八线与三七线之间的志愿军被迫停止休整,打响了第四次战役。此役的艰苦程度,尤其是西线军的艰苦程度是空前的。

  如果像主席所主张的那样,打过三八线后全军再退回来,则不但可以利用三八线上的旧有工事,而且志愿军后勤补给线也将至少缩短百余公里,这相较于志愿军在三八线以南的无粮区背水作战,情况当然会好上许多。

  虽说历史不能推倒重来,但“轻敌冒进”“压制前线指挥员意见”之类的说法,无论如何也不能扣在主席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