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小鱼儿二站高手坛 > 正文

副市长竟称: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

2021-11-24 

  3月3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透露,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5620起。其中,违规收送名贵特产和礼品礼金问题,位列查处享乐主义、奢靡之风问题总数首位。

  所谓“名贵特产、特殊资源”,指某地特有的或特别著名的产品,通常包括高档烟酒、珍稀药材、天价茶叶、名贵木材、珠宝玉石、名瓷名画等。名贵特产本应成为宣传地方形象的靓丽名片,但许多名贵特产却被充当了政商灰色利益链条上的“活动工具”。

  受访专家告诉记者,行贿者用名贵特产围猎的不是官员本身,而是他们手中的权力。“这类腐败问题由来已久,现在仍在重点打击,说明名贵特产在腐败领域还有很大的市场,还没有整治到根源”。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名贵特产种类繁多,也成了满足不同喜好官员的行贿工具。

  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说,在这类腐败案件中,名贵特产只是充当了一种媒介,对行贿者而言,这属于一种“情感贿赂”,是一种长线投资,相比金钱等,受贿者不会过于警觉。而且名贵特产种类繁多,行贿者可选择的余地也大,投其所好,让受贿者更易接受。

  在众多名贵特产中,茅台酒尤其显眼,很多官员对茅台情有独钟。2020年10月2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剖析乌鲁木齐市原副市长李伟案。报道称,李伟认为自己处处高人一等,与其他人不一样,必须有特别的安排。在接受老板宴请吃喝时,他在酒桌上刻意把人分三等,对应的酒也分三档——自己喝15年的“茅台”,老板喝“水井坊”,下属喝本地产的“三道坝”。他说:“我是副市长,怎么能和他们喝一样的酒,必须有差别,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

  甘肃省一位原媒体人称,为有针对性地行贿,官员的个人喜好会成为一些下属和老板关心的话题,官员的喜好也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他以甘肃官场举例称: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喝酒只认茅台,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最喜欢50ml装的“小茅台”。

  自诩为“清官”的敦煌市委原书记詹顺舟则“嗜玉如命”。詹顺舟曾说:“我一开始是没有什么爱好的,都是老板培养起来的,一开始人家跟你一块玩,给你送点小东西,玩着玩着就上瘾了,和商人老板也成了朋友,最后越套越深,就像‘温水煮青蛙’。”

  广东省一名处级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些官员的喜好被一些人掌握后,很多行贿者都会有针对性地去行贿,甚至导致受贿者家中“名贵特产过剩”。他举例称,广东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特别喜欢虫草,家中就有满满一面橱柜存放虫草。

  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称,“在行贿者眼中,官员手中的权力比名贵资源还要名贵。受贿的官员往往有特权思想存在,他们也有通过这些名贵特产,来彰显自己特殊权力的畸变心理”。

  一些看似不起眼的茶叶等土特产,也隐藏着一定的秘密。福建省武夷岩茶历史悠久,早在唐代即成为朝廷贡品。当地纪检监察干部指出,有的官员以支持茶叶产业为由,坦然收受、消费“天价茶”。

  武夷山市天心村号称“中国岩茶村”。前几年,很多茶企给政府官员送“礼品茶”等很普遍,有些政府部门也会与一些茶企合作,定制一款“礼品茶”。这种茶不是哪个茶企都能做,还要看茶企的名气是不是大,茶本身是否属于有一定知名度的好茶等。

  有的官员给领导送茶时,在数量上甚至以“吨”为单位。临沧市委原书记李小平案的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间,李小平为感谢时任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的白恩培在其职务升迁过程中给予的关心帮助及希望以后继续得到关照,先后送给白恩培夫妇价值人民币44万余元的普洱茶4吨及价值人民币16万余元的临沧茶1吨,共计价值人民币60多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行贿的这些茶叶,李小平并非自掏腰包,而是他以政府接待用茶的名义采购后送到白恩培家。

  一位反腐学者说,不仅仅是茶叶,很多看似不起眼的农产品、土特产,也会成为给领导送礼的工具。他举例称,山东大葱,知名度很高。以前,这种农产品会从区里运到市里,从市里运到省里,然后从省里一卡车一卡车运到北京,送到一些国家部委。“这种土特产,单斤价格并不高,但是积少成多,量大了后,也就偏离了礼尚往来的本意”。

  庄德水称,跟其他方式相比,这类问题的腐败性质一样,但是表现形式上更有隐蔽性。隐蔽性的体现形式也多种多样,比如有的看上去很普通,但可能价格昂贵,外行人也很难看出其价值;有的商家给其打上“品鉴”“非卖品”之类,不直接标价,也能将价格和意图隐藏在特产中,给昂贵的价格打掩护。很多人送礼时,会通过建议“官员亲自品鉴”等形式,暗示官员价格,官员也会心领神会。

  梳理相关案例可以发现,一些名贵特产等进入官员手中后分为三种情况:有的自己留用或欣赏;有的将受贿物品当成行贿物品再次“转赠出手”,从而拉长了这条利益链条;还有的则做起了“生意经”,将这类物品进行转手倒卖。

  一些茶企老板表示,茶企圈内“以茶洗钱”的腐败操作手段并不鲜见。在这种操作下,有的茶企老板或经销商,会成为行贿者和受贿官员的“中间人”。

  还有茶企老板称:“比如,在反腐力度加大的背景下,我去看望一个重要的官员,直接给钱或金银首饰等他又不敢收,我就给他很贵的茶,并暗示他价格,他可以自己收藏或放到市场上交易。”

  广东省一位处级官员称,在名贵特产的腐败链条中,一些高档礼品回收的门店也是腐败链条中的重要一环。一些官员受贿后,自己消费不了的物品,有的转赠给其他官员,有的也会折价出售给一些礼品回收门店,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类门店的老板充当了官员洗钱的掮客。

  一些掌握名贵特产和特殊资源经营审批权的人,更是被“围猎”的重要目标。2020年1月,央视播出的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一集《擘画蓝图》中,披露了贵州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的贪腐细节。专题片介绍,稀缺特殊资源的审批权,成为“茅台乱象”的重要根源。袁仁国利用手中权力违规批专卖店、批“后门酒”,谋取巨额私利。

  在“茶道”里开辟生财之道,借职务之便制茶卖茶、低买高卖套取公款;以陶瓷为敲门砖,攀附身居要职的领导干部,编织权力关系网;借“土特产”幌子心安理得受贿,大肆进行黑金交易……从公开披露的一些腐败案件来看,在一些腐败官员眼中,名贵特产成了权力变现的媒介。

  名贵特产牵扯出的腐败案件时有发生,究其根源有二:其一是存在侥幸心理,总以为有“土特产”这块遮羞布,仿佛给腐败行为穿上了隐身衣、躲进了青纱帐,其实是自欺欺人;二是存在麻痹心理,把烟、酒、茶、瓷等掩饰下的腐败行为看得无足轻重,以至于越过边线、触及红线、丧失底线,步步失范、滑向深渊。

  反腐无禁区,肃贪无盲区。我们既要扎紧制度防腐的篱笆,对“装睡的人”当头棒喝,更要从日常点滴细节抓起,坚决铲除“土特产”滋生腐败的土壤。彻底消除“特产只是一般人情往来”的模糊认识,拧紧廉洁从政的“总开关”。

  2018年12月,中央纪委曾下发通知,要求严肃整治利用名贵特产类特殊资源谋取私利的问题。多地结合本地特点,列出了详细清单。例如,青海名贵特产主要是指冬虫夏草、昆仑玉及其制品两种;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纪委明确本地名贵特产包括:奇石、玛瑙石、佘太翠玉石、肉苁蓉、羊绒驼绒制品、珍稀动物制品、高档酒等;新疆本地名贵特产清单则囊括了西红花、新疆虫草、新疆紫草、天山雪莲和鹿胎、鹿茸等珍稀药材,和田玉、碧玉、金丝玉、东陵玉等玉石,海蓝宝石、碧玺、祖母绿、红宝石、水晶等宝石。

  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毛昭晖认为,清单的公布便于办案人员进行甄别和开展工作,也有利于各地有针对性地自查自纠,但是单凭列举方式不能穷尽相关种类。因此,要制定一个市场价值标准,规定超过该标准后,相关责任人要上报。他指出,从长远看,名贵特产对官员的腐蚀是一种渐进性的诱惑。因此,一旦认定名贵特产和权力之间发生关系,不论价值多少,一律要算行贿受贿。

  在打击此类腐败问题的同时,衍生出的一些问题也引起了一些业内专家的探讨。毛昭晖表示,名贵特产类特殊资源腐败属于一种新型腐败。这类案件在办理过程中,一方面要做好治理工作,一方面要完善相应的制度。“如何认定名优特产跟受贿之间关系,对名贵特产的鉴定、评估、储存、拍卖等,都还需要有一套完善的法律依据。”